社交隔离后再无多人运动

新冠肺炎病毒是一个突发事件,而引发出的社.

新冠肺炎病毒是一个突发事件,而引发出的社交问题也许会长期隐匿在大众生活中。

这两天的“瓜”中,手机是一个关键物件。在数字时代,手机、网络于当事人而言是时刻的炸弹,于吃瓜群众而言呢?在这个特殊的节点,我们想分享一点拙见。

前有哈佛大学病毒研究小组发布在《Science》上发表文章,“若无疫苗等有效干预措施,我们恐怕需要保持社交距离直到 2022 年。”

后有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发言:“新冠病毒将与我们长期共存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”

这诚然是一个不痛不痒的讯息,没法挑拨情绪,大家看看就会滑过去。虽然它和每个人有关,但每个人都觉得没太大关系。

社交隔离,真如我们所想的那么简单,仅仅只是少见些人、保持一下物理距离而已吗?

不相互串门、不去餐馆、聚会、酒吧、外出运动等等;可以出去走走买买生活用品,但必须与其他人保持两米以上的距离。

但其实,即便没有这个保持社交距离的讯息,当我们回望线下社交,也会发现它的市场本已所剩无几。

千禧年以来,电视、电脑、手机轮番攻陷大众,把大众的目光死死锁在了屏幕前。而飞速的都市化也让年轻人的生活变得十分繁忙单调——家、公司、上班和下班的路上。社交距离在疫情发生前就已经被慢慢拉开。

电子时代的崛起和都市化打配合,一点点地侵占掉大众(尤其是在大城市漂泊打拼的年轻人)的时间。长时间保持一段亲近关系?或没时间,或没精力。

以项飙为代表的多位学者都曾提出过“邻人消失”的现代人困境, “现代人只能看到自己,或者宏大的远方。在个人与世界之间——「附近」消失了。”

父母的生日是什么?邻居都有谁?哪里有肯德基?越发不知道。个体和网络的捆绑,使得现代人只关注屋里头的,或者全世界的。对周边的世界,一无所知。

对于“邻人的消失”这种社交淡化的现象,李诞选择反抗——抵抗被孤独感席卷的命运,在信息时代的冗杂中捞起线下社交。

的确,在时下的社交淡化趋势,个人并非完全无能为力。只不过,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前,我们姑且还能抵抗;社交隔离后,我们连的权利也失去了,网络社交成了我们唯一的选择。

获得一定的合理性和正当性后,“保持社交距离”已经成为了压垮线下社交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诚然,互联网发展至今,已成熟了不少,而社交平台也愈发丰富,QQ、微信、微博、豆瓣、抖音、快手……大众全然可以根据个人偏好选择使用不同的社交平台。

社交媒体看似向好发展,但支撑社交媒体的两大内核——窥私欲与自恋情结却从未改变。而这样的内核导致了社交成为了单方面的输出和接收,实际上异化了真正的社交。

在微博、微信朋友圈、QQ空间上,发者塑造自己在社媒上的形象,看者满足了观看和八卦的欲望——前者满足了自恋与自我表达,后者满足了窥私欲。

谁敢说自己从未窥过屏呢?人们总是有无穷动力想去瞧瞧多年不见的老朋友、老同学或是初恋情人,看看他们是不是过得比自己更差。而“我今天吃了什么”也在社交媒体时代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。

隐私的泄露也是线上社交的一大痛点,《西部世界》的编剧乔纳森·诺兰则说得更直接:“Facebook的幕后金主其实是CIA,自从全世界的人们都那么乐意泄露隐私后,CIA的工作简单了不少。”

而与线下交流对标的聊天窗呢?却多是碎片化的浅聊或工作回复。线下交流的优势——比如能感受彼此的眼神、表情和动作,能全神贯注地倾听、及时给予反馈、聊天连贯而持续等等,都是线上交流所没有的。社交中最重要的情感交流被极度淡化。

近几年出现的直播,在疫情期间抵达了流量顶峰——新型公域社交,千万个体与主播进行连线聊天。既有听觉又有视觉,观看直播就像在和一位朋友聊天。但是一位粉丝想和主播交友,而主播可没办法和一万个粉丝交朋友。这种单个对多个的不平等交流,也使社交变得更加浅薄而没有营养。

随着公众号、长视频及短视频争相抢占用户的空闲时间,“看”逐渐成了社交媒体的核心,“交流”退于次位。在这种情况下,想要在社交媒体进行深度交友,似乎有些吃力。

然而无法大环境上线下社交淡化的趋势,我们也只能在数字世界寻找深度社交的可能。

从社交媒体研发者的角度出发,要重拾互联网的深度社交,一要专注,二要时间。而以交互与沉浸崛起的游戏,竟然是目前为止最符合要求的。

大众熟知的腾讯旗下的王者荣耀和和平精英主打的便是社交功能,但由于其游戏的本质仍然是时间碎片化且不连续,私以为这并非理想的线上社交模式。

而养成系和角色扮演类型的游戏如前有《梦幻西游》后有《阴阳师》,却可能是线上社交的曙光。社交媒体要做的,并非人感官的延伸,若能做到人与人之间情感关系的延伸,线上社交才有可能是深度社交。

有探讨家庭关系的——在《摩登家庭》里,第六季十六集呈现了视频联系的滑稽与吊诡。全家人因各种碎片化信息和蛛丝马迹,拼凑出女儿海莉私奔结婚还怀孕。在故事的结尾,海莉睡眼惺忪地从卧室里走出来,一切都是误会。

有探讨亲密关系的——在电影《她》中,讲述了孤独内向又心思细腻的信件撰写人和一个声线)的从友谊发展到爱情的故事。

然而当男主人公发现,这位人工智能总共有8316位人类交互对象,而且与其中的641位发生了爱情,而男主人公只是其中的一位,他似乎才从梦中醒过来。至于人工智能表示“自己是深爱着西奥多的,她的爱并没有因人数而不同。”就留给观众去解读了。

《银翼杀手2049》直接把人工智能伴侣产品化,每个人都能够置一款属于自己的乔伊。

这些科幻电影的立场,显然并不看好未来的社交。社交在未来被淡化到接近于无,“孤独”成了未来的底色,而“人工智能”带来的新的社交则是电影给出的答案。

量变引发质变,也许我们才会去好好思考这个问题。目前,人类还未走到向人工智能求救的地步,未来的几年会发生什么?

在影片《山楂树之恋》中,男主角老三送静秋回家,两人分别站在河的两岸,遥相对望,互相给对方一个“隔空”的拥抱。现在,社交隔离才刚刚开始,大众的感受不会过深。时间一长,会不会也有一条看不见的“河流”形成物理空间的阻隔,把人和人分开?

或许真有这么一天,但也趁着这一天到来之前,各位还是要好好珍惜与身边的人的互动,直到某天,我们不得不“自我关爱”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